株洲网

首页 > 株洲网教育频道 > 教育热点 > 正文

复课后,校外培训机构抱团“爬坡过坎”

株洲日报记者 李军 见习记者 钱惠

根据安排,5月7日起,我市校外培训机构可开展线下教学活动。和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一样,校外培训机构属于最后一批复课的。

复学后,全市各中小学校(含中职学校)改双休日为单休日,周末时间减半,家长和孩子对校外培训的热情打折;场地房租、老师员工薪酬等成本支出,很难申请减免或补助……日前,记者走访部分校外培训机构,发现复课带来转机,但它们的困难和压力不小。

疫情冲击校外培训机构

5月7日下午5点,记者先后走访河西金子塔教育机构(以下简称“金子塔”)、“贝特尔艺术教育”(以下简称“贝特尔”)等多家校外培训机构。

王圣是“金子塔”的负责人,2001年注册做民办培训机构,至今已19年。学校约24个全职教师,以往春季开学,每个教育点能招生约200名。

作为艺术类培训机构,“贝特尔”在株洲也有10多年历史,年前还在河西开了新校区。该机构负责人熊靖说,“本想着大干一场,没想到被疫情浇了一盆冷水。”

校外培训机构的困难是多方面的,疫情期间停课,没有收入,租金、教师工资等成本却是固定支出。

王圣说,疫情期间,每月房租1万多元,还要保证教师的基本工资及社保缴纳等。他估计,不开课的3个多月,四个教育点“共亏损六七十万元”。

此前,教育部门规定公立中小学每周课程改为六天,意味着周末两条休息时间减半,这打击了家长及学生参加校外培训的积极性。

心存担忧,观望的家长占了多数

春季本是校外培训机构招生的高峰期,招生情况影响全年。今年受疫情影响,校外培训机构的招生情况普遍不乐观。

相比文化类培训机构,艺术类培训学校情况更为艰难。

熊靖介绍,在“贝特尔”,“近7成家长要求停课,等下半年再补上。”天元区新闻路某美术培训学校负责人透露,他们去年开设16个班,有上百名学生,最近摸底显示,“愿意继续让孩子来培训的家长不到一半。”

文化类培训机构的情况略微好些。王圣介绍,在“金子塔”,“依然保持热情的家长只有三分之一,而三分之一的家长明确表示复学后不会参加培训”,换句话说,持观望态度的家长占了三分之二。

直面困难,行业在自救中“洗牌”

面对疫情诸多冲击,校外培训机构寻求对策自救。

王圣说,他和一些同行建了微信群,以往大家都在群里轻松闲聊,今年疫情发生以来,群里的氛围越来越沉重,“不少人发消息说,想寻找合作伙伴共渡难关,寻求转机。”在抱团取暖中,有的文化类培训机构与艺术类培训共享租房、生源等,以期“熬过寒冬”。

王圣说,“金子塔”的应对之策,一是“稳定军心”,把所有课程集中在全职教师手上,保证他们的“口粮”;二是对班级进行合并,打造精品班,砍掉一些相对不重要的课程,保证核心课程的教学质量。

砍课不适用于艺术类培训机构,上述新闻路美术培训学校的负责人说,他们只能将课程安排得更紧凑,或适当在周六晚上安排课程。而在“贝特尔”,熊靖跟教师商量着做线上公益教学,每周两到三次,密切与家长、学生的联系。

当被问到最需要的帮助,受访培训机构都表示,没有补贴与扶持政策都还能接受,但呼吁株洲参照外地相关做法,让有升学压力之外的学生采取双休。“不然,我们很难活得下去。”上述新闻路美术培训学校负责人无奈地说。

在直面危机的自救中,株洲校外培训机构也在加速重新“洗牌”。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