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网教育频道 > 生命教育 > 正文

8岁女童与20岁男人畸恋多年要结婚,这和真爱无关

1

从上个星期开始,有关张木易和张千巽结婚的消息一直挂在微博热搜榜上,直到昨天相关信息被微博屏蔽。

而在这几天中,他们的粉丝们各种为他们打call,满屏都是“我又相信爱情了”这样的字眼,似乎是一段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佳话。

其实刚看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张千巽,谁?好像听过……

这个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子,6年前就已经出过一次名了。那时候只有12岁的张千巽,在网络公开表白今天故事的男主人公张木易。当时就刷新了不少人的三观。

但是他们显然没有偃旗息鼓,6年之后,两人开始炒作结婚,而其实2000年出生的张千巽,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两年多……

而更加疯狂的是,张千巽说,其实自己8岁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比自己大13岁的音乐老师。

听得我真是后背发凉。

2

张木易和张千巽之间是真爱吗?

尽管我认为整件事从头到尾充满了浓浓的炒作意味,但是也不排除两人确实互相喜欢的可能性。

那么如果他们之间是真爱,这件事情就值得被接纳和歌颂吗?

不。

恰恰相反,即使两人真的是因为互相喜欢走到一起,我也认为这件事情起到了极为糟糕的示范作用。在任何层面上都不值得提倡。

这是一段成年男老师和未成年女学生之间的恋情,这种感情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建立在完全平等的前提之下。没有平等何来爱情?

尽管我一向来觉得青春期孩子之间朦胧的情感萌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是如果这种情感发生在老师和学生之间,性质就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1984年,心理学家贝丽•德泽赤和林达•维纳在反对校园性骚扰著作《欲望横流的教授》中写到:“学生和教授(老师)之间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关系,只要他的职位给予他们对于学生的绝对权力。

正是由于这种不平等的关系存在,老师可以轻而易举地运用手中的权利胁迫学生就范,并用“两厢情愿”来装饰其中的龌龊肮脏和卑鄙。

这些年来频频爆出的高校老师性骚扰学生的案件,就是血淋淋的例证。

前不久,一段陈年往事又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995年,高岩考入北大中文系并且认识了老师沈阳。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中,沈阳运用手中的权利,以及女学生对自己的崇拜,多次性骚扰高岩。

无法承受压力的高岩在1998年3月自杀身亡。

当时北大只给了沈阳记过处分。因是沈阳与高岩存在男女关系。这种所谓男女关系,可能本质上是性侵,却被老师粉饰为“恋爱”。

此后十几年,沈阳一直在北大任教,从副教授升为教授,当上了博士生导师、教研室主任,并于2011年,被评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老师用“恋爱”做幌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极为看中恋爱自由的美国,却对于师生恋却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

1984年哈佛大学颁布规则禁止教授(包括教授的学生助理)和其直接教授与指导学生之间有浪漫关系。

1986年,艾荷华大学颁布了更具体的规则:教授不允许与上自己课的和自己指导的学生有浪漫关系。

师生恋在美国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在美国的校园中,只要学生和老师有恋爱的苗头。不论师生之间是不是真爱,不论是谁主动,都是老师的失责,甚至有可能因此丢掉工作。

在美国的很多学校中,甚至老师批改作业或者辅导学生功课都被要求在公共场所进行;正派的老师也会尽量避免,因为学习之外的事情和学生发生过多接触,有时连学生的微信(facebook)都不会加。

这就在制度层面上降低了师生恋发生的概率。

这样的政策看起来无情,但是却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弱者不受侵犯。因为在老师面前,学生是天生的心理弱者。老师很容易对学生产生侵犯欲。

而爱情这种东西又极为含糊其辞,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分辨清楚哪些是真爱,而哪些是强势者对于弱势者的胁迫。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罪恶掐灭在萌芽阶段。

当然,如果老师和学生真的爱得死去活来,那也并非无路可走——要么老师辞职,要么等学生毕业;没有了上下的等级关系,才可以公平地谈一场恋爱。

3

而张木易和张千巽之间的恋情中,还有比师生恋更加让人寒毛直竖的地方——一个20岁的成年男子对于未成年少女的爱恋。

这是现实版的萝莉养成,而这和恋童癖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窗户纸。

张千巽说自己8岁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音乐老师。

这种话其实是不可信的。

10岁左右的孩子对于年长的大哥哥,对于自己的异性老师会产生特别的好感;这来源于他们对于成人世界的遐想,是很正常的。

但这种好感离爱情的距离十万八千里,8岁小女孩怎么可能真正理解成人世界的爱情呢?怎么可能理解爱情背后的责任和担当呢?

他们将自己的“好感”当成了爱情,而有些衣冠禽兽恰恰利用了女孩子这种单纯的心思,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用所谓的“爱情”做包装,性侵未成年人的恶魔并不少见。

去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作者林奕含因为重度抑郁而自杀,而这一切的缘起就是她在13岁那年被补习班老师诱奸。

补习班的老师一边对她说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优美情话,一边插进13岁幼女的嘴巴里,还对她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

而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小说中,女生饼干被李国华强奸后,告诉了男友,却遭到男友的嫌弃。饼干去找李国华,说:“饼干没有人喜欢了,如果老师愿意喜欢饼干,饼干就有人喜欢了。”

那些人所谓的“爱情”,背后有着极其狰狞的面目。歌颂成年男子和未成年少女的所谓的“爱情”,只会把我们的孩子至于险境之中。

“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数据显示,绝大多数的未成年人性侵案发生在熟人之间,师生之间占比最大。

在网络世界中,孩子的单纯更是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前段时间,一位15岁的少年“科里斯”打着二次元的旗号猥亵幼女。

“你有时间的话,去学学文爱之类的,很想跟你玩一玩的。”这是15岁初中男生,对一名10岁少女的“指导”。

他们的聊天对话中,充斥着“文爱”“白丝袜”“包养”等词语。

女儿的异常被母亲发现后,科里斯又“指导”少女用离家出走,甚至自杀等方式来反抗,还把自己和对方母亲的聊天记录挂在网络上讥讽嘲笑。

但在女孩眼里,两个人之间就是真爱,为了“爱情”,她对“男友”提出的“文爱”等要求,都点头答应。

多少人打着“爱情”的幌子,行着罪恶之事。

4

你问我相信真爱吗?我是相信的。

但是正真的爱情只会在两个平等的成年人之间出现。一个成年老师和未成年学生之间,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爱情。

而炒作这种所谓的“爱情”,只是为罪恶开了方便之门。

每一个光鲜的“张千巽”背后,有多少个被成年人侵犯的受害者?没有人知道。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王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