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网教育频道 > 生命教育 > 正文

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你是有多恨孩子,才把他们送去戒网瘾?

2008年,一个名叫杨永信的人,以网瘾少年救世主的姿态,突然出现在公众面前,很快,他引以为傲的电击疗法受到不少网友质疑。而现在,又有一个采取虐待体罚方式治疗网瘾的“豫章出院”出现。

其实,教育孩子是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放手让别人来管?这不仅可能会毁了孩子更可能毁了自己。被父母送去这个治疗中心的孩子大多对自己的父母完全失去信任,“以后父母老了,他会找人去陪护,以尽孝道。但他自己,不可能花更多的心思去关爱和照料他们了。”

全文2896字丨阅读共需3分钟

01

10月25日,知乎网友@温柔 在他的专栏里发表了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文章指控南昌豫章书院以体罚、殴打、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劳动等手段剥削虐待学生,差点导致学生自杀身亡。随后,这篇文章在网络疯传。

事情的起因是作者@温柔 自称收到了一个孩子的私信,私信里的内容触目惊心,于是他公布了自己和孩子之间的聊天记录截图。

根据聊天截图中的描述:

这名男孩于今年6月和母亲一起去庐山游玩,玩了一天之后,他在火车站被人接到了南昌的豫章书院,学校的大门和围墙都非常高,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色类似唐装的衣服。

办完手续后,他被带到了一个有三扇大铁门并且充斥着排泄物味道的房间,然后被强行推了进去。

7、8个壮汉砸掉了他的手机,把他逼到墙角,然后按在了地上,就这样把他关进了10平方左右的小黑屋。

在暴力制服的过程中,孩子由于太过紧张,导致大便失禁。

一个多小时后,他被放出来去老式的茅坑处理,就在他一丝不挂的时候,一大群人监视着他,没有一点隐私。

那一刻我以前的自尊心和隐私都感觉荡然无存了。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处理完了之后,他又被关进了那个小黑屋。

当时的南昌已经有40多度,小黑屋里没有空调没有窗户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排泄都在一个尿盆里。

更恶心的是,他是光着身体被丢进去的,晚上有蟑螂老鼠蜈蚣什么的,而他不得不睡在脏得要死的大理石上。

一开始前3天会哭,后来眼泪流干了,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念头。

大概就这样待了8、9天左右(根据孩子的说法,关小黑屋的具体时间已无法判别,因为在小黑屋里时间感已经被剥夺了),他终于被放了出来,可等待他的却是体罚、殴打和强迫劳动。

根据该学生爆料,学校体罚和殴打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戒尺,二是“龙鞭”。

所谓的戒尺是一种板子,长50厘米左右,厚度和手机差不多,使劲抡起来打手心,5下就可以让你的手写不了字,并且一打就是5下起步。

而惩罚的理由各种各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只是因为在床边放了一个文具盒,就被抡了15下(文具盒里有15支笔)。

学校对此的解释是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

02

文章发出后,有很多类似经历的学生站了出来。有记者对豫章学院的前学生进行了采访:

令人心寒的是,有人在这个姑娘微博下方这样评论:

受害者有罪论的腔调太可怕:

女性被性骚扰,是因为自己行为不检点,穿着太暴露;

孩子被揍,是因为爸妈没有教育好,放出来祸害大众。

不反对生而为人,我们应该要为自己的过失买单。可是一个未满18岁的少女,是要有多十恶不赦,才会被这样对待?

03

认识的一个心理咨询师朋友和我说,现在每天来做咨询的,60%都是父母。

有些父母带着孩子来做咨询;有些孩子不愿意来的,父母就单独来。咨询怎么解决孩子的问题的同时,自己还要接受心理治疗。

父母年龄从90后到60后都有,咨询的内容也五花八门:早恋、多动症、不爱上学、玩游戏上瘾、拖延症……

其中咨询最多的就是游戏上瘾,这些父母所面临的,也就是所谓的“网瘾少年”

有需求的地方,自然会有买卖。在中国,最少有两千所这样的戒网瘾机构,上面的豫章书院,规模只是中上而已。

学费价格也令人咋舌——半年三万。据反映,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

希特勒要是知道开集中营还能赚大钱,也会后悔早死了几十年吧。

可是这侧面反映了一个什么问题?

这个市场供不应求,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家长,在面对孩子束手无策的时候,选择用这种方式,对孩子进行“再教育”。

养不教,父之过。古语也知道孩子的教育重点是家长。若只想找个省事又省心的地方,换回一个不用去操心的孩子,说到底就是家长太自私并且毫无责任感。

04

我一个多年的朋友,夫妻双方都非常的优秀,男的中学拿过全国物理竞赛金奖,女的美国博士毕业回国,一家定居香港。

他们家大儿子仿佛没有继承夫妻双方的聪明头脑,朋友说辅导8岁儿子功课的时候,常常暗想为啥儿子这么笨。有一次周末辅导功课,朋友被气急了,给了儿子一个巴掌,留下了手指印。

第二天妈妈接到学校电话,夫妻两人被叫到学校,阐述事情经过,再写书面说明,然后被安排与校长约谈,最后学校还安排了社区心理疏导课,给夫妻两人做心理干预,防止再次发生情绪失控打孩子的行为。

这件事,深刻地反映了香港教育体制对孩子的身心健康的关注程度,以及对于教育者自身问题解决的重视。一旦发生家长体罚孩子的情况,没有人指责孩子错在哪里,而是关心父母教育能力够不够,心理有没有问题,需要做辅导的是父母。

如果一定要有人进杨永信和豫章学院这类机构,应该是父母而不是孩子,是父母无能,或者不负责任,才没有能力教养好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父母,到了无法收拾残局的时候,大义灭亲,把孩子丢进集中营,再次放弃了自己做父母的责任。

再说说这种集中营式机构的合法性。剥夺孩子的人身自由,实施非法囚禁、虐待、裸体羞辱,别说孩子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是非自愿地这样对待成年人也是犯法。就算杀人放火强奸犯进了监狱,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也有最基本的人权,不会被如此对待。

可怜这些孩子,托生在如此无知、无能、又狠心的父母手里。

05

有一个曾经被送进去的孩子,在微博上发表了这样一段话:

“我才那么小啊”、“我是多希望得到父母的爱”。

作为一个妈妈,看到这句话,禁不住湿了眼眶。

在最需要被爱的年纪,遭受这种惨无人道的对待,孩子内心的缺失,一辈子都弥补不了。

微博里的小姑娘,和妈妈达成了和解,考上了大学,微博里的内容也都正面向上,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是更多的孩子,在进去以后,就开始进入了万丈深渊。

有的孩子,从里面逃出来之后,离家出走数十年,再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

有人从里面出来以后,第一件事情是杀了自己的妈妈……

期望别人来帮助你弥补曾经的教育缺失,最后也只能自食恶果。

在你还年轻,孩子还尚未有反抗能力之时,你能把他送进豫章书院,可是谁能保证到你老时,他不会送你进豫章老人院?

06

孩子成长不易,除了金钱成本,还需要50000次亲吻,50000次拥抱,同一个道理1000次不同方式的交流,还要用不完的耐心,阳光氧气一样充分的爱,一同跋涉20年后,他才能健康、快乐、自食其力。

的确,育儿是一条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的道路。路途中会经历各种艰苦卓绝,你会质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当一个称职的父母,你会后悔当初自己做的决定,甚至会有无数次想把他重新塞进肚子里的冲动。

但请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能让别人来替代你履行教育的义务。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