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网教育频道 > 职业教育 > 正文

职业教育要对标“工业4.0”

(原标题:职业教育要对标“工业4.0”)

由花旗银行和牛津大学发布的一份预测称,到2020年,中国77%的工作都可能被机器人替代。越来越多工业机器人进入深圳企业,“人机协作”将成为未来工业智能化的主流。面临这一浪潮,职业教育应为深圳培养怎样的人才?

近日,记者采访了前来深圳参加第三届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合作峰会的多位专家,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出了类似观点:“在世界工业格局悄然变化的今天,我们的职业教育仍在以 世界工厂 的标准培养人才。我们的职业教育、需要再思考、再定义。”

新经济诞生“新职教”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创校校长俞仲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上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的中职和高职都迎来快速成长,现阶段中国已创造了世界最大规模的职业教育。然而其时,我国职业教育的培养规格、专业设置、课程内容与考试标准都是在“世界工厂”的框架下设计的。今天,随着发达国家再工业化迈入4.0时代,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职业教育面临培养规格重新定义的挑战。

有专家提出,我国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前沿,是“云物大智”的时代,即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智能化。一方面,发达国家广泛应用工业机器人,“日本提出10—15年内启用300万台工业机器人,三班倒,就能替代900万名产业工人。”另一方面,在广州、深圳、东莞等传统制造业重镇,越来越多工厂向无人化、无管理、无仓储、无中心等趋势发展。这将对传统教育培养的产业大军带来巨大的冲击。

俞仲文举例说,已有超过1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到2020年以后不再生产传统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我国职校还在大量培养燃油汽车修理工和驾驶员。“新经济呼唤新职教。在这方面,工科、本科院校做得比职业教育好,他们正在集中讨论 新工科 的问题。而让人遗憾的是,目前职教界,包括广州、深圳这些沿海发达城市,对 新职教 既缺乏重视,又缺乏研究。”

新经济下,包括深圳在内的我国城市需要怎样的“新职教”?俞仲文认为,首先课程内容要改革。“专业离开了 云物大智 就别叫优质和现代。如新的计算机公共课的内容就要把电商技术、物联网技术基础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基础教给学生,这是 新职教 公共课教学内容的重大改革。”

其次,新职教应更重视培养学生的创新力。过去认为,职业教育就是跟岗位零距离对接的教育,今后,职业院校应该成为面向生产、管理、服务、建设一线,成为技术应用、改良、革新的主力军,提高职业院校面向现代化企业的直接贡献率。

深圳将建4所现代职业院校

“有人做过一个预测,未来二三十年,人对职业不能 从一而终 了,一生可能要转换8次以上的工作,而且可能是在完全不同的领域之间跳跃。我们的教育,应该为未来做好准备。”国务院参事、经济学家汤敏表示。

他认为,面向未来的教育更应注重培养学生的能力而非知识,包括自学能力、转换工作的能力、随时接受新知识的能力。

继续学习、终身教育将变得格外重要。北京产教融合科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副所长李杰介绍了德国慕尼黑宝马67号工厂的案例。9000名在岗员工在转岗不失业的情况下,利用VR、AR等技术实现在岗培训,从操作生产线到维护机器人,完成了工业3.0向4.0柔性生产线的过渡。他认为工业4.0的人才培训不仅是院校教育,德国的职业培训路径值得我国借鉴。

记者了解到,近日公布的《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意见》提出,深圳将对标世界一流,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到2020年,新建4所职业院校、建成10个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特色专业,开发50门左右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专业课程。在提升职业教育国际化水平方面,深圳还将支持引进深圳产业发展迫切需要的紧缺专业、特色专业的境外高层次人才和团队。南方日报记者皮韦

(原标题:职业教育要对标“工业4.0”)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