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网教育频道 > 一校一特色 > 我是小作家 > 文采飞扬 > 正文

艺术绝不能仅仅用来“炫酷”

图1:艾若仪

株洲市外国语学校原117班学子 艾若仪

株洲市外国语学校原117班学子,她初中成绩名列前茅,曾担任学生会副主席、晚会主持人,在全市首届中学生辩论赛中担任“一辩”夺得第一名。后赴美留学,用两年时间在美国读完高中,参加PSAT考试,赢得包括圣母大学在内的美国9所著名高校抛出的橄榄枝,近日又从美国传来喜讯,艾若仪学姐因成绩优异,获得私人基金会奖学金,真是棒棒哒~

艺术绝不能仅仅用来“炫酷”

Kim 是我的钢琴教授,也是乐意和我讨论问题的人。我会向她说说想法和迷惑,她则用渊博的知识和独特的思考角度来回应。

Kim 教授来自韩国,我三年前从株洲来到美国读书。两人都不以英语为母语,但语言没有成为沟通的障碍。她仿佛能制造一个气泡,将两人纳入其中,思绪就像空气一样在这个与外界短暂隔绝的空间里自由飘动着、被吸收着。

去年夏天,我在马场工作时,受马场各种马匹所拥有的独特个性启迪,创作了小号独奏《马》。作曲方式的灵感则从 Berio Sequenza No.10 (For Trumpet Solo)中得来。整曲借鉴了像Berio (贝里奥)这类前卫音乐艺术家抽象的音乐风格,与传统柔和、以和音和旋律为作曲基础的音乐产生鲜明对比,取而代之的是对于乐器自身吹奏方式的延伸,以及用音乐制造出强有力的动力线条。很多人欣赏曲目的前卫,却表示不太理解音乐内容,脸露茫然。

从二十世纪晚期到二十一世纪,古典音乐世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使人难以再统称乐器演奏类音乐为古典音乐,于是有了“当代古典音乐”一说,甚至音乐开始演变为另类的科学实验:施托克豪森为了彻底颠覆人们对音乐家固有的认知,开始改变音乐家的形象:他的著名照片不是坐在钢琴旁,手中拿着乐谱,而是像科学家一样在“实验室”进行“音乐实验”。

挑战大众音乐审美标准的作曲家,收获赞赏与质疑,有人欣赏大胆创新,有人怀疑音乐实验脱离了艺术创作本身的意义,担忧背弃用艺术寻求价值的原则。我在作曲、赏析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现代艺术创作如何在技术创新同时,不失对艺术本质的追求?

我常常带着疑惑与 Kim交流。Kim说,时代的变化一直在不断改变我们生活、交流的方式。我们要做的,是在变化产生后,给予更深刻的思考。简单地接受和默认时代变化的存在,单纯地地使用和享受现代的技术,却不从中萌发任何的思索,是远远不足以来理解时代背后的含义。无论音乐家以何种形式来做音乐艺术创作,真正需要被探讨的问题是:除了制造声音外,音乐家有没有细致地思考,自己想要如何用音乐来与世人产生交流。若想将当代新技术转化成有利于现人传播文化、交流情感的工具,则更需要对新技术有更深层的思考,这就是每一个时代的精髓之处。

除了“制作酷声音”之外,音乐创作是不是还应该有些更深的目的?

Kim沉默良久说,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有很多人不喜欢李斯特。李斯特在标新立异地创作和编排钢琴曲一方面有独特的才华和手段,但舒曼和一些同时代的作曲家,从未喜欢过李斯特的作品,批判他对于音乐创作肤浅的理解。但出色的艺术作品有些时候是不需要任何理由来解释它们自身价值的,我们要做的,是考虑对于它们的解读和利用,而非审判创作者本身与作品的关系。

并不是说思想在艺术中不重要,但在音乐中要更多的是在人类历史这一漫长的进程中的存在意义。音乐创作者要思索的,是当代艺术在这一历史时代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艺术家是如何使用手中的工具在同时代的世界里传播思想、交流当代流行文化的。艺术绝不仅仅是看起来“炫酷”的。

音乐绝不仅仅是为大众提供肤浅休闲娱乐的工具。艺术在日常生活中所产生的影响、在人类历史所创造的意义和价值,都给予音乐家比仅仅是“制造声音”更加有深度的目的。

但有时候,当代艺术创作是无法被当代人解读的,只有到下一时代,或是更久以后,人们才在品鉴这些作品超时代却巧妙地切合当代思想的艺术表现时,给予更公平、透彻的理解和接纳,用这些艺术作品来总结和折射过去的时代中所发生的事情和存在过的思想文化。

选择离开生长的土地,来到异国他乡,亲身体验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性与共同性,用自己的经历去思考和发现价值,同时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交流,分享你的感受,Kim说,这就是你生活旅程的意义—享受及思索过程,而不是一味地追寻结果。

作者简介:艾若仪

本期编辑:汤雄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汤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